第三荷包网 > 玄幻小说 > 奇迹的召唤师 > 五:东京暗鸦 564 你就凑合着用
    “好了,你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当这样的一句话从天海大善的口中传出时,罗真与夏目先是同时一怔,随即下意识的转过头,顺着天海大善吩咐的方向,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但是,在看向门口之前,罗真就凭借着式神契约的感应察觉到门外的来者是谁。

    “难道...”

    罗真顿时明白了一切似的,眉头微微挑起。

    “咔嚓...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厅长室的大门被打开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一个人从门外进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身材娇小,岁数偏低,打扮得犹如哥特luoli一样,将一头显眼的波浪状金发绑成双马尾的少女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少女,夏目不由得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大连寺铃鹿...!?”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来者,正是位列〈十二神将〉中的末席,拥有着〈神童〉之名,大约在半年前被逮捕,一直都在阴阳厅中接受调查,同时也是与罗真缔结了契约的式神————大连寺铃鹿。

    时隔半年,大连寺铃鹿的身上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变化,虽然身材娇小,但却有着异于常人的可爱度和非比寻常的灵气,散发出不俗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“哼...”

    或许是早就知道自己会在这里见到什么人,大连寺铃鹿冷哼了一声,态度依旧跟以前一样恶劣。

    可是,除此之外,大连寺铃鹿竟是什么都没有做,更什么都没有说,目光先是撇向了夏目,紧接着落在罗真的身上,眼中的神采微微摇曳而起,紧接着就彻底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副不打算多言的模样,不仅是让夏目而已,更是让罗真有些讶异。

    而天海大善则像是为了说明状况一般,侃侃而谈似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考虑到你的状况,既然这边没办法安排到让你满意的护卫的话,那干脆想办法加强你的实力好了,为此,我特地提前解放了大连寺,让你的式神回到你身边,这样你就没有怨言了吧?”

    天海大善调侃般的这样子说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因为没办法安排到足以保护罗真的护卫,天海大善经过思考,最终决定提前释放大连寺铃鹿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罗真不但能够唤回自己得力的式神,还能得到一名〈十二神将〉等级的阴阳师的战力,就现状而言,可以说是非常妥当的做法。

    “虽然是末席,但再怎么说也是〈十二神将〉的一员,你就凑合着用吧。”

    天海大善以无所谓的口吻说出这番话。

    这似乎让大连寺铃鹿终于无法保持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喂!你说谁要被凑合着用啊?臭老头!”

    大连寺铃鹿瞪向天海大善,语气粗暴的咒骂起来。

    那样子,跟半年前罗真与夏目见到的时候完全一模一样,让因为大连寺铃鹿刚刚不自然的沉默而有些担心的两人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反倒是天海大善,直接与大连寺铃鹿对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是谁为你做出的那些蠢事善后的?这边可是承受了不少的压力才争取到将你提前释放的啊!”

    “谁要你们提前释放啊?你有经过我的同意吗?我有说我要出来吗?多管闲事的臭老头!”

    “还真敢说啊,明明只不过是一个一直在做蠢事的臭小鬼,现在居然说出这种话,该不会是因为成为别人的式神,害怕会无法抵抗的被任意摆布,所以才担心得根本不想被释放吧?”

    “什...!?”

    天海大善与大连寺铃鹿就这么互相对骂,只不过一个是游刃有余的笑着,一个是气得脸红脖子粗,究竟谁胜谁负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“......看来这两个家伙关系不错。”

    罗真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,紧接着失笑而起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...

    “......你应该不会将大连寺任意摆布吧?秋观?”

    特意压低的声音突然从罗真的身边传来,让罗真的心中不由自主的冒出一股寒气。

    而声音的主人是谁,根本不用特地说明。

    当下,罗真连忙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...我当然不会啊!”

    “......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听到罗真的回答,冰寒的话语远去,让罗真都有些不敢看向夏目的方向,知道她此时此刻究竟是什么表情了。

    “总而言之,你可以将大连寺给带走了,土御门。”

    天海大善不顾大连寺铃鹿的怒视,心神气定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如你们所见,只是个不成熟的小鬼,但应该能够对你有所帮助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肆无忌惮的说法呢。

    “这个顺水人情做得还真是轻松啊。”

    罗真便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天海大善从中作梗,大连寺铃鹿也迟早都会被释放,现在天海大善这么做,的确只能说是顺水人情而已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是顺水人情也是人情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就不追究这件事了。”罗真这么问道:“只是,这种事情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?”

    指的当然是夜光信徒袭击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想这种生活一直持续下去。”

    就算袭击者只是一些造不成危险的小喽啰,一直这么下去也实在是太令人烦不胜烦了,罗真可受不了。

    幸好...

    “目前双角会的成员已经被逮捕得差不多了,只剩下一些漏网之鱼,再过不久行动就会结束,你就安心吧。”

    天海大善饱含自信的这般说着。

    看来,这一次的行动,天海大善的确下了不少苦功,并不打算放过任何一个双角会的成员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是,这样的天海大善并没有发现大连寺铃鹿在听到「双角会的成员」这句话的时候浑身都微微一颤,咬住牙,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罗真同样没有看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希望是这样吧。”罗真就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既然就先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罗真看向夏目和大连寺铃鹿。

    “夏目,大连寺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夏目和大连寺铃鹿的反应却不同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夏目是乖巧的点头了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大连寺铃鹿是依旧保持着沉默,唯独眼中浮现出自暴自弃似的神情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这两个式神,罗真耸了耸肩,当即便想离开。

    浑然没有发现,在阴阳厅里,办公桌后,一直闭着眼睛的坐在那儿的仓桥源司突然出声了。

    “土御门秋观。”

    仓桥源司睁开眼睛,注视向了罗真。

    旋即,这位阴阳厅的厅长便道出了这样的话语来。

    “对于土御门家集体失踪一事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一句话,让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变了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